文汇报|陈卫平: 儒学之“道”——中国哲学与西方哲学的共通

发布者:学术报告管理员发布时间:2017-12-15动态浏览次数:20

  儒学是不是具有哲学的品格,或者儒学是不是具有哲学的意义或者哲学的思想? 答案是肯定的。儒学的哲学和西方哲学具有共同关注和思考的问题,但是两者的理论兴趣不完全一样,提问的方式和回答各自不同,体现了不同的个性。分四个方面概述:

  第一:儒学有没有哲学,或者中国有没有哲学? 从西方哲学发展的历程来看,从黑格尔开始西方不认为中国有哲学,黑格尔非常明确讲,哲学史应该把包括中国在内的东方思想排除在外,他对于儒家哲学的评价非常低。2003年法国思想家德里达到上海做报告,他当时一再表明中国没有哲学,只有思想。在西方哲学主流看来,哲学只能是西方的。

  我们知道中国哲学史诞生在五四时候,当时有一个讨论:中国哲学到底是哲学在中国,还是中国的哲学。在本世纪初还有一个讨论,就是中国哲学的合法性。这个讨论中占据主导地位的观点:我们以往对哲学的研究都是以西方概念诠释中国的思想,这样就会把中国的传统思想西方化,使它失去本来的面貌,我们用西方的哲学讲中国哲学的思想,这样就扭曲了中国哲学。从黑格尔到德里达以及我们中国哲学史的看法,共同的观点就是哲学是西方所有的,而中国是缺乏的。

  第二,儒家的道具有哲学的共同属性和本质规定。一个方面就是哲学要讨论宇宙人生的普遍原理以及如何认识这一原理的问题。如宇宙的最终本原是什么,人生的终极意义是什么,认识这一根本问题是否可能以及如何可能等等这样的问题。第二个方面就是哲学讨论人类最根本价值理想的问题,这就涉及到真善美的如何可能以及真善美与人的培养等等。这两个方面看作是哲学的共同属性和本质规定,那么我们可以看到儒家思想把这两个方面都归之于道。第一个含义中,“道”是指根本性的东西。第二个含义中,“道”是指价值理想的问题,我们会讲为理想献身,叫做殉道。所以金岳霖用“道”作为中国文化独特的标志,认为它体现了中华民族最深层次的追求。

  第三,儒家的“道”体现了宇宙人生的普遍之道。我们知道康德有一个名言,要关注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律。中国哲学的道可以展开为一是天道,也就是康德讲的头上的星空;另一个就是道德律,这是人之所以为人的一个根本。问题是,中国哲学的不同之处在于,是把宇宙的人生原理交融在一起的,而不是像康德那样分别加以考察的。

  第四,儒家讲的“道”是真善美统一在一起的。我们知道儒家讲的“道”一方面有“真”的规定,这个真在儒家就里是以“诚”来加以表达的。儒家的“道”也有善的性质,表现为对于天地像父母一样生育万物的恩德的感恩。儒家的“道”也有美的韵味,就在于天道自然的某一些特性和宇宙的品行有联系,把道德的价值蕴含于自然物的审美之中。所以可以看到儒家的“道”也是基于真善美的。当然康德也讨论真善美的问题,但是它的三大批判是分割开来加以讨论的。

  第五,先秦儒家的求道和康德的四个问题——我应当做什么,我知道什么,我期望什么,人是什么。这在儒家的思想中就是闻道、遵道、志于道和君子之道,这些问题是共同的,但讨论的秩序不一样,正因为有所不同,所以文明才能互相的交流和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