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报丨宁本涛:融合创新让劳动教育更具生命力

发布者:学术报告管理员发布时间:2021-03-26动态浏览次数:11

  从五育融合生态系统的构建来看,当前劳动教育和美育是两块最需要弥补的短板,其中,修复劳动教育尤其是农村劳动教育的问题显得尤为紧迫。

  当下,农村中小学生的劳动素养水平和劳动教育现状不容乐观。从我对农村校长的访谈来看,农村校长普遍反映,尽管深知贯彻劳动教育的方针政策以及实施劳动教育的重要性,但农村学校没有土地资源,缺乏资金保障,又面临安全问题,再加上家长和学生普遍担心劳动教育会占用学习时间,实施难度大。有校长认为,比起劳动技能的缺失,更让人忧心的是由于隔代教养,农村学生容易养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不良习惯,以及产生不懂得孝亲敬老的价值观错位问题。

  事实上,农村学校难以有效开展劳动教育,既有上述提到的来自家庭方面的原因,也受师资力量薄弱等影响。与此同时,一些校长缺少对创造性劳动教育内涵及其重要性的充分认识,劳动教育创新能力不足,也是其难以有效开展的重要因素。

  首先是隔代教养阻碍了创造性劳动教育的开展。城镇化进程下,隔代教养带来了父母家庭教育的失责,外出务工的父母无法及时矫正孩子的不良行为,另一方面,父母由于心存愧疚,在金钱方面最大限度地满足孩子的要求。不正确的金钱观和消费观,容易造成孩子不懂得金钱是通过劳动获得的。父母的缺位,长辈的纵容,长此以往,将使农村孩子缺乏劳动意识。

  其次,传统劳动观念阻碍劳动教育的实施。“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这种二元对立的劳动观念认为脑力劳动高于体力劳动,长期受这种观念的影响,使一些孩子认为体力劳动不是一件光荣的事情。有的学校将劳动作为对学生处罚的手段,这种错误做法也加剧了认知上的误区。劳动教育在某种意义上异化成了“惩罚教育”,进一步加剧了学生的抵触心理。这种教育方式容易造成劳动教育看上去很美,却难以真正落地。

  再者,一些农村学校应试观念根深蒂固,在课程设置上以应试为首要考量因素,过分关注考试和分数,仅仅注重知识的灌输。身处应试教育的枷锁中,面临着升学压力,导致学生分数至上,一切与考试无关的课程都进入选修甚至不修的境地,劳动教育陷入“可做可不做”的边缘地带。

  随着时代的发展以及社会职业形态的多重变革,那种有意无意将农村劳动教育等同于20世纪五六十年代“学工、学农”的思想与实践,已经无法适应当前实际,必须重新认识新时代农村创造性劳动和创造性劳动教育的内涵、外延和深意。

  教育部印发的《大中小学劳动教育指导纲要(试行)》指出,劳动教育是发挥劳动的育人功能,对学生进行热爱劳动、热爱劳动人民的教育活动。当下,农村学校的劳动教育如果简单地停留在体力劳动和机械劳动上,势必会使农村学生视劳动为苦差,产生排斥心理。

  在未来,创造性劳动正逐渐取代重复性劳动,劳动教育应突破传统认知,整合劳动教育资源,更加注重培养创造性思维和解决问题的能力。由此,由劳动生产转向劳动创造是时代发展的必然趋势。

  农村劳动教育的有效开展,绝不是多加一门劳动课,或者仅仅让学生进行形式化的劳动活动那么简单,而是应以创新性的劳动教育方式,使劳动教育获得真正成效。变革的起点,首先应明晰农村学生的全面发展需要什么样的劳动教育,以及农村学校如何突破时空限制,更好地协同家庭、社会的力量,实施深层次的劳动教育。

  以郑州市管城回族区南曹小学“农耕劳动教育”为例,学校周边不仅有大片农田、果园,也有工业园区,这使得学校在开展多层次、多领域、多主体的劳动教育方面有着天然的优势。学校立足创造性劳动教育,以“一育”牵“四育”,设计了以劳树德、以劳增智、以劳强体和以劳育美的课程内容,通过跨学科、跨场所、跨主体、跨行业来培育学生的劳动素养,开展契合学生实际和时代特征的劳动教育活动,推动理念、知识、技能等方面的深度融合,协调体力劳动、脑力劳动、情感劳动三维共进,有效促进了学生身心全面发展和人格健全。

  以往我们在探讨劳动教育对农村学生的重要性时,往往重视的是劳动道德、劳动认知。事实上,在进行劳动教育课程设计时,如果仅仅从学生劳动认知入手,很难起到应有的效果。应从实际出发,让学生在具体的劳动实践中感受劳动的乐趣,从日常生活出发,对学生进行体验式的劳动教育。无论是学校教育中的劳动教育,还是家庭日常劳动或者社会服务,均要在课程设计、教学设计与实施方面以劳成人,生长出教育的价值意蕴,同时又要结合学生发展需求和资源条件,使劳动教育走向整合性的实践路径。

  总之,有劳动未必有真教育,校长们要摒弃等靠要的思想,从细微处入手,引导和激励农村孩子自己的事情自己做,生产的事情学着做,公益的劳动争着做,创新性劳动尝试做,审美的劳动乐着做,最终让农村学生的劳动教育价值观更加全面。还要协调好家庭、学校、社会的关系,使得劳动教育启蒙于家庭,强化于学校,泛化于社会,实现劳动教育与德育、智育、美育、体育的有机整合和融合共生。我们应该明晰,劳动教育本身产生于时代背景中人的发展的需要,在农村劳动教育目的层面上,应回归到“以劳促智、以劳树德、以劳健体、以劳育美”的层面上来,使五育之间相互渗透、相互融合,从而促进人的全方位发展。



作者宁本涛(华东师范大学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研究所五育融合研究中心主任、首席专家)

来源丨中国教育报

编辑丨郑海容

编审丨戴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