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观新闻丨杜德斌:浦东为何缺少像华为、腾讯等具有世界影响力的本土创新龙头企业?

发布者:学术报告管理员发布时间:2020-12-01动态浏览次数:10

当前,国际格局深刻调整,中国科技发展的外部环境已有实质性改变,原先通过融入世界市场获取专业技术推动产业升级的发展模式可能已经走到尽头。这一态势将对中国未来科技发展路径产生深远影响。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把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习近平总书记在浦东开发开放30周年庆祝大会上提出,要在基础科技领域作出大的创新,在关键核心技术领域取得大的突破,更好发挥科技创新策源功能。这为未来浦东新区的科技发展指明了方向。



浦东自主创新能力亟待提升


  30年来,浦东新区坚持科技创新与制度创新双轮驱动、自主创新与开放创新相得益彰、创新功能与城市功能一体建设,上海科创中心建设取得积极进展,总体架构基本形成,城市科技创新实力和国际影响力加速提升。张江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是上海科创中心的核心功能区。一方面,高端创新要素加速集聚,核心功能区初具形态;另一方面,高端要素的集聚正引领科创中心功能加速提升,催生了一批重大科研成果。但是,这些发展与总书记提出的“要在基础科技领域作出大的创新,在关键核心技术领域取得大的突破,更好发挥科技创新策源功能”“突破一批核心部件、推出一批高端产品、形成一批中国标准”的目标要求还有不少差距。

  企业是创新的主体。目前,浦东新区虽然高新技术企业、科技小巨人企业蓬勃发展,但至今缺少像华为、腾讯、大疆、海康威视、科大讯飞那样具有国际化视野和强大创新能力的本土科技企业。同国际著名科创中心城市或区域相比,上海的差距更大。从世界R&D(研究与开发)投入100强企业的分布来看,东京有11家,硅谷有9家,纽约有7家,首尔有4家,北京有4家,深圳有2家,而上海一家也没有。从世界PCT专利产出100强企业的分布来看,东京有27家,硅谷有7家,北京有5家,深圳有2家,上海一家也没有。正是因为缺乏具有强大带动力的创新龙头企业,上海创新产出也远远落后于东京、硅谷等世界著名科技创新城市或区域,与深圳和北京也相差甚远。据统计,2019年,深圳市的PCT专利申请量为17870件,北京6439件,东莞2888件,上海位列全国第四,仅2743件。缺乏创新龙头企业已成为制约浦东新区进一步提升自主创新能力的最大障碍。

  浦东新区之所以缺乏创新龙头企业,与长期过于重视外资企业的政策导向不无关系。上海集中了跨国公司在华研发机构总数的1/4和世界500强所设研发机构的1/3,大型跨国公司在华的全球性和区域性研发中心绝大部分位于上海。多年来,在沪外资企业R&D投入占全市企业R&D总投入的比重一直在50%以上,这一比例不仅高于国际著名科创中心城市,也大大高于北京、深圳等国内相似发展条件的城市。经验显示,世界多数国家外资R&D的比重在30%-40%之间,一些科技实力雄厚的国家,如美国和日本,这一比例为5%-15%。一些研究显示,如果外资企业R&D占比超过40%,就会对当地企业的发展和技术创新产生明显的“挤出效应”。

  应该说,大量的外资企业为上海的经济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但也应该看到,其对本地创新策源能力的形成并没有发挥太多的作用,这是由技术这一战略资产的国家属性决定的。外资企业的科研项目一般由母公司提出,公司总部通常会将一个完整的研发流程片段化,在华研发中心往往只从事整个研发过程中的一个模块,研发成果也是以内部转移为主,技术溢出较为有限。而且,在沪外资企业大多来自欧美等西方国家,其母国大多有着严格的对华技术出口管制措施,核心技术不太可能流入中国。因此,寄希望于通过吸引外资企业来增强上海的自主创新能力并不现实,更不用说突破关键核心技术、形成中国标准。


如何培育本土科技龙头企业


  坚持科技自立自强,培育一批具有世界影响力的本土科技龙头企业,是提升浦东新区自主创新能力和科技创新策源功能的重要路径。要培育具有世界影响力的本土科技龙头企业,浦东新区需要从以下几个方面下功夫:

  第一,要合理调整资源分配。一方面,要继续坚持对外开放。自主创新绝对不是关起门来自己创新,浦东新区要进一步利用“开放”这一最大优势,充分利用国际创新资源,把关键、核心技术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另一方面,要坚持以本土企业和创新机构为主体,要着力壮大本土科技企业规模,提高本土科技企业创新能力,尽快扭转外资企业R&D投入占全市企业R&D投入比例过大的局面。从长远来看,应将本土企业R&D投入占比提高到70%左右,增强本土科技企业对全球创新活动的主导性和掌控力。

  第二,要更加注重激发民营企业创新活力。培育本土引擎企业,要从小微企业抓起,给小微企业足够的生长空间,给民营企业更多的优惠政策。要在提升创新环境的包容性和创新政策的普惠性两个方面下功夫,使创新政策更多体现公平、普惠和实用的原则。要大力弘扬包容性的创新文化精神,既要鼓励“精英创新”,更要激励“草根创新”,还要包容“草莽创新”。要更加重视民营科技企业的发展,抓紧制定加快民营企业创新发展的相关激励措施,使民营企业逐步成为本市科技创新发展的主力军。

  第三,重塑上海城市文化,培育商业冒险精神。创新是一种冒险行为,敢于冒险是企业家最为优秀和独特的品质,只有在充满冒险精神的文化土壤中才能成就一批伟大的创新型企业。上海需要博采国内外先进商业文化之精华,在继承精致主义、契约精神等传统价值基础上,通过注入现代商业理念、精神动力、经营哲学、法律意识、道德审美观念等伦理精神,把上海打造成当代创新创业型“冒险家”的新乐园。


阅读原文


作者杜德斌(华东师范大学教授)

来源丨上观新闻

编辑丨李梓昕

编审丨戴琪